您的位置:首页 >社区 >

月子中心几乎没有实名制 中国人在美国做月子中心为何很难做好做久?

2018年10月底,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一出生就能成为美国公民很“荒谬”,这种政策“必须结束”。“它(行政令)将会进行中。”

“如果特朗普的这个行政令能够落实,这将阻止中国人赴美产子浪潮。”近几年来,这股浪潮已支撑起一条由数百家零散月子中心撑起的产业链。张荣奎拥有其中一家月子中心,位于洛杉矶。

坐月子本是中国人的特色,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妈妈选择去美国产子。尤其是在2013年《北京遇上西雅图》电影热映之后,赴美产子更是成为一种流行趋势。据不完全,2007年中国大陆赴美产子人数在600人左右,2010年达到5000人,2014年达到4万,2016年超过8万。

依附于这一人群,做赴美产子中介以及在美国开办月子中心做接待服务也成为一门生意。“我们是最早那一批做接待服务的,但也是最低调的。”张荣奎回忆说。

2012年,为了陪女儿在美国上学,顺便自己进修,张荣奎全家移民到了美国,定居洛杉矶。

在洛杉矶购置了房产安顿下来之后,张荣奎开始做一些中美跨境的证券交易,随后,商业嗅觉敏感的他发现了可以在美国做“月子中心”这门生意。

美国是一个拥有“出生公民权”的国家,所谓的“出生公民权”,指的是在美国境内出生的任何婴儿自动成为美国公民,婴儿的父母是合法居民或非法移民、游客,都不影响婴儿的美国身份。这也是人们选择赴美产子的主要原因。

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的发言,恰恰是针对赴美产子这一人群,特朗普计划签署一项行政命令终止“出生公民权”,即取消非美国公民和非法移民在美国境内生子,孩子出生即获得美国公民身份的权利。

天津的宋薇是张荣奎的一个客户,怀有身孕的她正计划下个月赴美产子,她早早预订了月子中心的服务,机票、医院等一切行程也都安排妥当。这次赴美产子对她来说本应该轻车熟路,早在2015年她就在美国有过一次生育经历。

尽管有人认为这仅仅是特朗普为中期选举所造的噱头,且行政命令能否生效也还未有定论,但特朗普的这一言行还是刺痛了像宋薇这样的“赴美产子”群体的敏感神经,政策的不确定性让他们担心、纠结。

张荣奎称,“特朗普的言论肯定会影响到这一群体的决策,最近主动问询的人也多了起来,他们都很担心,都在观察。不过对我影响并不大,在美国做月子中心本来也很难做大,对于我们来说,赚钱也不是唯一目的。”

此外,《中国企业家》也从其他渠道了解到,一些人想着趁制度还没落实赶紧去生,也有人表示实在不行就干脆不去了,甚至有加拿大等其他国家的生子项目也都开始借势。

月子中心几乎没有实名制

在移民美国之前,张荣奎和妻子罗学玲曾在国内创办了荣昌洗衣、伊尔萨洗衣和拓铺洗衣。2012年移民美国在陪伴女儿的同时,张荣奎也想找些事情干,他说“创业出来的人,从小做惯了事情,闲不住”。

因为张荣奎和妻子还曾在中国香港生育了第二个女儿,并体验了香港当地的月子中心服务,张荣奎希望把赴港生子的经验复制到赴美生子之上,于是创办了月子中心。

“当时香港的月子中心收费很贵的,每月需要20万~30万的费用,住的房子也很小。”张荣奎回忆说。在他的设想中,在美国应该能比在香港做得好。

在美国办月子中心的模式很简单,张荣奎只负责待产妈妈和宝宝们的吃住行。住的是张荣奎自己购置的房子;饮食方面,给待产和坐月子的妈妈配备了南北厨师,满足他们的营养均衡搭配;在出行方面,配有专门的司机,待产家庭也可以个人租车。

而在招待之外的医疗、保险等生育所需,则需要客人们单独和当地医院以及保险机构签署。待产妈妈通常是在身孕7~8个月的时候到美国,吃住在月子中心,直到宝宝出生后的一个月,拿到护照离开,当然也有人全家移民留在了美国。在这3个月左右的时间,通常需要2万~3万美金的接待服务费。

虽然模式简单,但是实际服务却并不轻松。张荣奎通常需要帮妈妈们每周开车去医院产检,碰到突发情况甚至要在深更半夜出发,而孕妇生产也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意外,再加上中美两国驾驶习惯的差异,张荣奎表示“都是揪心的事情,常在河边走,总担心会湿鞋,好在到目前为止还没出过什么意外”。

即便面临这样的风险,但是张荣奎还是很乐意做。他说自己很享受那些在自己月子中心出生长大的小朋友回美国看望他的时候的心情,而张荣奎每次回国,在北上广深等地方也都会和这些家庭碰面吃饭,这让他感觉“朋友遍天下,很舒服”。

张荣奎说,“在洛杉矶同样做月子中心接待的很多,但是实名制的几乎没有,因为实名的话可能会被找麻烦。月子中心能做好和做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多人都是通过在美国租房做月子中心的生意,但因为客源不稳定,通常是做几单换一个地方。”

相比于其他月子中心通过中介机构接单的模式,张荣奎更愿意把自己提供的场地称为“招待会所”,客户也大多是经过朋友推荐。对于客户来说,能省下一笔中介费用;对于张荣奎来说,对客人背景情况更加了解。

据张荣奎介绍,“美国人讨厌的是那些钻政策空子占用社会福利的人,而中国内地选择赴美生子的人群大多是经济条件殷实的人群。有电视台的主持人、部门主任、上市公司的老板、金融从业者等等,薪资水平和经济条件都比较高,第一胎来美国生的也很多,未来能给小孩更多的选择空间。”

而在赴美生子的人群中,每个人选择的原因和关注的点也不大相同。除了直接的婴儿出生就具有美国公民身份外,也有人看重美国的医疗技术条件和依亲移民的政策优惠。

宋薇是在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上映时,知道的赴美生子这一路径,同时身边也有一些在美国工作、留学的朋友在当地生孩子的参考案例,所以宋薇在2015年生第一胎的时候就选择了去美国生子,马上她就要去美国生第二胎。

而另一位孕妇妈妈安澜选择赴美生子则是因为超出了国内生育政策规定,准备到美国生第三胎。“在国内生三胎的话会被罚钱,身边很多朋友推荐到美国生,他们也都是美国生的。而且等孩子21岁以后,我们还能拿绿卡。”

现在特朗普拟取消“出生公民权”,宋薇坦言,“我们现在对赴美生子这个行为的预期,已经不再重点关注身份获得的问题了,而是医疗技术水平,中国国力正日益提升,越来越得到认同。因为之前在美国有过生育体验,而且很顺利和愉悦,这是我当下最在意的。”

中国妈妈在赴美生子的过程中,通常会在申请签证面签和通过海关这两个关键节点遇到审核询问。宋薇表示,“现在我们也担心入关会被阻止,但是我们坚持尊重当地政策法律,并且如实告诉目的,剩下的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宋薇们还会按照计划赴美生子,一切顺利的话张荣奎也会照常接待,但张荣奎更多把这件事当做是帮助朋友,消遣时光。

白手起家,兄弟反目

现在的张荣奎生活很淡然,没有太多的奢求,种一些花草树木。“只希望一家人能健康快乐地生活,女儿们能有好的前程。”

其实2012年刚移民到美国的时候,张荣奎也初生牛犊不怕虎,想过把月子中心做大,甚至超越他在国内的成就。

但是近年来,月子中心方面,美国政策在缩紧,张荣奎也听教会的朋友讲了一些不好的案例,了解了其中的风险。听罢他便也收了心,只想着能接待一些朋友就好了。

然而,同样是通过长距离的迁徙走出固有生活圈,面临周遭环境的巨大转变,1990年从湖北只身一人来到北京的张荣奎却是另一番模样。

张荣奎是湖北仙桃人,家里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三。大哥考上大学的时候,父亲送大哥去上学,结果在火车站被偷了钱包。无奈只好回家砍柴帮儿子攒学费,却又不幸砍伤了自己的手腕。当时二哥张荣耀在上高中要高考,弟弟还小,还在上初中的张荣奎只好辍学跟母亲一起种地养活整个家庭。

二哥张荣耀在经历3次高考终于考上大学之后,张荣奎也从1987年开始进入荆州皮革厂做工。张荣奎还记得哥哥们从北京带回来一张中国地图,有铁路连接着湖北和北京两个地方,他对北京充满了向往。

1990年五四青年节放假,张荣奎隐瞒家里说公司出差就来到了北京。在北京站前的103路公交站附近,张荣奎看到一幅皮革厂的招聘,顺着指引他找到了厂址,老板问他要多少工资,他说够吃饭就行,之后就留下了。

在皮革厂工作期间,张荣奎经常到另一家合作厂家帮忙,顺便结识了现在的太太罗学玲。1990年底,张荣奎就和罗学玲一起创业了,在西四北大街127号开启了第一家店铺,张荣奎负责皮衣皮具护理,罗学玲负责毛料洗烫。

在荆州皮革厂工作的三年多时间,张荣奎学到了不少工艺。因为从小干过苦力活,张荣奎通常很快就能完成厂里的任务,之后他就去别的车间找其他朋友玩和帮忙,时间长了,他对其他工种的活儿也能熟练掌握,从制革到抛光再到制鞋等全套的皮革工艺他都会。

1990年底开了自己的皮革洗衣店之后,很多顾客碰到各种疑难杂症都找张荣奎来解决。张荣奎回忆,“当时全国很流行穿皮衣,来洗的全都是国外进口的衣服,结识的都是最高端的衣服品牌,再后来全国两会宾馆的衣服也都送过来洗,全国各地的领导也都来洗,火得不得了。”

为了方便管理和扩张,1994年,张荣奎和妻子罗学玲注册了荣昌洗衣,并把二哥张荣耀和弟弟张荣科引入公司,分别给予张荣耀20%、张荣科和妻子25%的股份。当时张荣耀一边在北京轻工业学院(现北京工商大学)教书,一边给张荣奎帮忙。

在20世纪90年代,荣昌洗衣在北京就有50多家店,购买的意大利设备也都数百万,张荣奎带出了很多湖北的乡亲,都在北京安了家,而妻子罗学玲也带出很多自己的兄弟姐妹,荣昌洗衣常年在《北京,您早》上做,一段时间内甚至张荣奎还配了保镖,无限风光。

在北京之外,张荣奎还在大连、深圳等地建立分店,并定居深圳负责海外进口洗衣设备的全国调配。

然而就在张荣奎在外攻城略地的时候,一切在悄悄发生变化。事后张荣奎回忆,“1997年6月30日,当我人还在深圳的时候,我的股份和妻子罗学玲的法人代表身份被二哥张荣耀转至自己名下,他们是通过假冒签名和私自刻章的方式,后来连会计办公也搬到了我找不到的地方。”

据张荣奎讲述,在从深圳回北京之后,张荣耀提议兄弟两人去进修,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张荣奎去北大学了证券投资,张荣耀去中欧商学院学习了工商管理。“但是他进修之后就开始管理公司成老大了,还在公司成立了证券投资部,但没几个月就把公司资金抽走,荣昌就不归我管了,我被架空了。”

因为公司主导权的问题,张荣奎和张荣耀兄弟俩曾经关系闹得很僵。张荣奎说,“证据我都拿到了,涉及公共资产800多万,西城区公安局刑侦队告诉我‘只要你签字,你哥最少判8年,但这是你哥哦’,我不能签字啊,我做不到。”

中间双方也曾有过协商的过程。张荣奎称:“2006年,张荣耀也提出只要给他1000万就退出移民加拿大,当时华夏基金也愿意给我投5000万,但张荣耀最终没答应。”

最终在父亲的讲和下,兄弟俩的风波终于有了短暂的平息,父亲冬天清晨亲自上张荣奎家门前守候开门做调解,张荣奎称:“父亲说张荣耀愿意管理你就让他先管理吧,反正也还是咱张家的企业。当时张荣耀也签了字承认我们是荣昌的创始人,说将来会做一个洗衣博物馆,还会把创始人供起来,但是他后来把公司整个转移到他的新公司了,当时只给了我们几百万。”

然而,2009年底,张荣耀在接受中央电视台《财富故事会》栏目采访讲述自己的创业经历时却表示,荣昌洗衣是由自己创办的,当初的目的是解决家人的就业问题,包括从湖北老家投奔他的张荣奎。这基本和张荣奎说的完全是两个版本,让张荣奎很愤怒。

《中国企业家》曾试图联系并未参股荣昌的大哥张荣齐还原当时的具体细节,但是对方以“我们兄弟现在都在大学做教学科研,没干企业”为由谢绝了采访。

因为兄弟之间关系的僵化,张荣奎也丧失了对荣昌的财务主导权。2007年,张荣奎只好又创办了新的洗衣品牌“拓铺洗衣”,并带着这个创业项目登上了2008年《赢在中国》第三赛季节目,现场张荣奎讲述了兄弟之间的恩怨。

虽然家族之间的事情很难厘清,但当时的导师俞敏洪、熊晓鸽、史玉柱都告诉张荣奎,忘掉过去往前看,最好的报复就是超越他,建立现代的企业制度,事先做好防范。

张荣奎知道光凭拓铺洗衣很难超越在全国有上千家店的荣昌洗衣了,他也想过通过投资等方式重新掌握荣昌和伊尔萨洗衣的主导权,但一直没找到良好的契机,在远离了一线战场之后,张荣奎也对实业渐渐失去了兴趣,转向了证券投资。

而如今证券投资形势也不好,赴美产子接待也可能会遭遇政策收紧,张荣奎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了自己女儿和花草树木身上,把越来越多的精力回归到家庭生活。

回顾这些经历,张荣奎觉得做了很多善事,帮助了很多人。从最初带到北京的湖北老乡到现在赴美产子的朋友们,“我趟出一条路之后,带出很多人,这就已经很知足了。”

现在的张荣奎只希望张荣耀能从内心真正承认他的创始人身份,对于钱财也都无所谓了,他经常在美国自己的院子里呵护一些花草树木,他形容自己“很像当时在种菜园子的刘备,说不定也会有重回一线战场的那一天吧”。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月子中心几乎没有实名制 中国人在美国...
大众双离合变速器“咔咔”响 厂家和4S...
河南郑州德邦物流压扁客户千元冰箱只赔1...
加拿大签证认可芝麻信用用作财务及履约...
河南登封27家民营企业联合举报登封电力...
郑州成为房企沦落地:华润售楼部疑被砸...


尊宝娱乐官网尊宝老虎机尊宝老虎机游戏